您的位置 首页 其他内容

百合网登录P2P网贷行业,让你贷款谈恋爱

行业缘起 抛开互联网、移动互联网发展的历史进程不谈,适婚单身人群、男女性别差缺口的存在,以及结婚率的连年走低和…

行业缘起

抛开互联网、移动互联网发展的历史进程不谈,适婚单身人群、男女性别差缺口的存在,以及结婚率的连年走低和离婚率连年攀升,可能是线上婚恋企业得以诞生和发展的根本原因。

据国家统计局发布的《中国统计年鉴——2017》,截至2016年末,中国人口138271万人,其中男性70815万人,男性占比51.21%,女性67456万人,女性占比48.79万人。中国男性比中国女性多出3359万人。

中国男性比女性多出3359万人,这一数据通常被解读为中国男性会有3000多万光棍。这样的说法事实上会不合理地哄抬适婚女性在婚恋市场的估值,进而影响定价。

按照线上婚恋交友平台注册用户的一大特点——女性用户年龄均值比男性低。实际情况中,女性和男性配对主流情况是男性比女性大数岁。第一消费金融假设女性开始大规模寻找结婚对象的年龄比男性小5岁,那么接下来的讨论时将女性寻找对象的区间定位为20岁至34岁,而将男性的年龄区间定位为25岁至39岁。

上图是国家统计局按年龄和性别抽样统计的全国男性、女性分布情况。其中,20岁至34岁的女性人数为133678人;25岁至39岁的男性人数为139287人。这里面男性人数比女性人数仅多出5600人。按照国家统计局的抽样调查数据比例为千分之0.837计算,适婚年龄中国男性比中国女性的人数仅多出669万人。这里有一个值得注意的数据则是,20岁至34岁的女性人数与25岁至39岁的男性人数之和为272965人,除以这次抽样调查的比例千分之0.837,可以大致推断出中国处于适婚人群的比例(部分应该已经结婚)的人数为3.26亿人。

这或许可以解释为何一线城市如北京“剩女”远多于适婚未婚男性。因为,谣传的3000多万男性光棍也许压根儿就和适婚男性群体重合度较低,证明适婚男性和适婚女性群体根本就没有一个让人觉得恐怖的性别差存在。

媒体和大众一再谣传3000多万男性光棍这个数据,带来的结果是女性在婚恋市场估值过高,难以形成交易。按照经济学的逻辑去思考问题,价格并不像中学教科书讲的那样是围绕价值波动,而是由市场供需决定。由于市场供需又经常受到人们的情绪影响,男性光棍3000多万的说法会导致女性在婚恋市场估值过高,存在一定价格泡沫。这种泡沫的形成导致适婚男性难以或者不愿意以较高的估值迎娶适婚女性,也会导致女性自我定价的不合理而错失结婚良机。接下来继续讨论婚恋市场的缘起。

据国家统计局抽样调查数据(样本为965321人,抽样比例千分之0.837),2016年15岁及以上人口中,未婚人口为182568人,占样本数比例为18.9%。其中,男性107984人,占未婚总人数比例为59.15%;未婚女性74584人,占未婚总人数比例为40.85%。这里呈现出的未婚男女较高的差距,实际上前面已经解释过,这种差异在适婚年龄内并不巨大,但超过适婚年龄后男性脱单的难度可能远超女性,从而形成了一个巨大的性别差。

按照年龄结构来看,0-14岁人口为23008万人,占比16.7%;15-64岁人口为100260万人,占比72.5%;65岁及以上人口15003万人,占比10.8%。从1982年至2016年,0-14岁人口的占比从33.6%一路降到2013年的16.4%,而后2014年、2015年和2016年分别为16.5%、16.5%和16.7%。0-14岁人口的占比从2000年至2013年递减,归因于计划生育政策,而这一政策在2013年开始转变——国家转为鼓励二胎,后缓慢上升。65岁及以上人口方面,从1982年的4.9%升至2016年的10.8%。第一消费金融认为,目前的适婚中国单身人群,如果继续选择生一胎,形成的主流家庭结构经济结构可能是至多2人(年轻夫妻双方)带来收入,而至多5人(夫妻双方各自父母和1个小孩)产生支出;如果选择生二胎,在收入不变的基础上,将形成至多6人支出而至多2人产生收入的经济结构。这无疑给适婚人群造成很大的经济压力,这大概也是2013年国家释放出放开生育二胎限制后0-14岁人口占比并没有迅速跃升的原因,也是部分人主动选择不结婚的原因。

据民政部数据,2013年是结婚率由升转降的分水岭。2002年至2013年,结婚率从6.1‰一路爬升到9.92‰,然后一路走低到2017年的7.6‰。有观点认为,适婚人数减少、初婚年龄延后和主动选择不结婚是结婚率走低的原因。2018年第一季度结婚人数301.7万对,同比减少5.7%。与5年前的同期结婚人数428.2万对相比,2018年第一季度已经下降了29.5%。

另一方面,与结婚率不断走低形成鲜明对比的是,离婚率持续走高。民政部数据显示,2018年第二季度离婚登记的为193.05万对,而这一数据在2008年第二季度才66.5万对,增幅高达190.3%。

综上可知,单身适婚人群的客观存在,一定程度的男女性别差,持续走低的结婚率,持续走高的离婚率,等等,这些因素很有可能共同为线上婚恋市场的诞生提供了时代机遇

市场格局

据第一消费金融了解,线上婚恋市场,一度是天津百合时代资产管理有限公司(简称“天津百合”,运营品牌“世纪佳缘”)深圳市珍爱网信息技术有限公司(简称“珍爱网”)北京友缘在线网络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简称“友缘股份”,主要运营品牌“有缘网”)和百合网(834214.OC)四分天下的局面。

2017年4月24日,百合网发布公告,称拟以16.88亿现金收购天津百合全部股权。2017年9月8日,百合网和世纪佳缘完成合并,标志着线上四大婚恋巨头竞争格局转变为百合网、珍爱网和友缘股份三足鼎立的局面。

据各公司官网,世纪佳缘、百合网和珍爱网公布的各自用户数为1.9亿、1亿和1.4亿,不过注册用户的质量真假如何?

2018年5月3日,百合网发布收购报告。该收购报告表明,复星郭广昌以40亿元收购百合网总股份的69.18%,持股8.68股,成为百合网控股股东。在当时的PR稿件中,百合网被描述为百合网、世纪佳缘的累计总注册用户高达3.1亿(百合网2016年年报称百合网、世纪佳缘的注册用户合计2.7亿)。第一消费金融在前面做过预估,中国适婚人群大约在3.26亿人。假设百合网的注册用户基本上是适婚男女,那么百合网的3.1亿注册用户数意味着——中国95.09%的适婚男女都是百合网的注册用户,而这显然是不可能的。

在2017年年报中,百合网剖析了该公司因为目标用户数小、获客成本高、单个用户服务周期短等原因,导致婚恋交友线上业务盈利空间缩小:

“网络婚恋交友行业的特点决定了集团线上业务始终面临着几个挑战:目标用户群小,用户获取成本高、单个用户服务周期短。

“目前网络婚恋服务的用户大部分为年轻适婚人群,随着中国人口老龄化的趋势日益明显,处于婚恋年龄段的总人口数在不断减少。

在获取新用户方面,除了行业内竞争外,婚恋网站还面临着来自微信、微博、QQ空间、陌陌、YY等社交平台的冲击,用户获取成本提高,导致婚恋交友线上业务盈利增长空间缩小。”

据国务院公布的数据,截至2017年末,中国大陆总人口为13.9亿人。从年龄结构看,0-15岁(含不满16周岁)总人口为2.47亿人,占总人口比重为17.8%;16-59岁(含不满60周岁)人口为9亿,占总人口比重为64.9%;60周岁以上总人口为2.4亿人,占总人口比重为17.3%。

由于百合网的用户主要是适婚找对象的用户占据主流,假设其用户年龄是16岁至59岁这个区间,那么3.1亿注册用户意味着年龄在16岁至59岁这个区间的中国人每3人就有1人是百合网的注册用户。

也许百合网会声称,其3.1亿注册用户构成是有的人1人多个账户,或者百合网、世纪佳缘账号没有打通,存在大量重复的情况,那么3.1亿注册用户这个数据的意义就不存在了,因为水分太大。几大婚恋巨头在吹注册用户数上也是你追我赶,但对友商的数据也是客客气气,从不戳穿,似乎达成某种“商业互吹”的共识。

不过接下来,第一消费金融准备以吹牛吹得最大的百合网为例分析婚恋市场,因为目前为止也只有百合网推出了金融服务,尤其是推出贷款服务。

线下是大势

百合网,全称“百合佳缘网络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在完成了世纪佳缘、百合网的重组合并后,保留了世纪佳缘、百合网双品牌运营(第一消费金融注:下文除单独提到“世纪佳缘”外,其余情况提到“百合网”时“百合网”均包含世纪佳缘、百合网两个品牌)。

百合网2017年年报显示,该公司开展的业务主要包括线上和线下婚恋交友服务、情感咨询服务、婚礼服务和商务合作等。

百合网线上婚恋交友服务主要通过PC端和APP端提供用户自助模式的服务。用户可以通过百合网、世纪佳缘的PC官网、APP搜索、匹配心仪的交友对象,和心仪的对象建立沟通,并可以通过网站提供的增值服务来提交成功率。对于线上沟通服务,友缘股份与世纪佳缘、珍爱网均采取阻断沟通模式向用户收费,百合网实行免费模式。

线下婚恋交友业务的模式主要分为:“一对一”红娘服务的VIP直营模式、“一对一”红娘服务的合作商特许加盟模式/代理(联营)模式以及“多对对”婚恋交友服务的“约会吧”模式。

“一对一”红娘服务的VIP直营模式是指百合网在各地设立直营店为当地VIP会员提供线下“一对一”红娘服务以及情感咨询等衍生服务(统称为线下VIP服务);“一对一”红娘服务的合作特许加盟模式/联营模式是百合网在具备条件的大中型城市确定优质的加盟商,建立合作加盟或代理(联营)关系,为当地VIP用户提供线下VIP服务。

“多对对”婚恋交友服务的“约会吧”模式是以多对多单身交友活动为实体的线下实体店模式。截至2017年末,百合网旗下总计已在全国开设实体店216家。

从百合网2017年营收分类可知,占营收比例金额超过10%的分别是婚恋交友线上服务收入、婚恋交友合作商特许经营收入和婚恋交友直营VIP服务收入。在这三类中,婚恋交友线上服务收入是线上的,依靠百合网、世纪佳缘,而婚恋交友合作商特许经营收入、婚恋交友直营VIP服务收入则是线下业务。从具体占比来看,线上的营收占比从2016年的29.98%提升至2017年的38.91%。而婚恋交友合作商特许经营收入和婚恋交友直营VIP服务收入占比则从2016年的60.16%变为41.12%,可以看出来线下带给百合网的营收是超过线上的。

百合网在年报中称,2017年度,百合网开始逐步将原有的加盟商合作模式变更为代理商联营模式,即通过直接与用户签署VIP服务协议(原来是其客户和加盟商签署)来强化对于用户质量的管控。这一过程造成2017年婚恋交友线下合作商的业务利润受到一定冲击,但为百合网未来线下规模的快速扩张打下基础。百合网认为,婚恋交友线下业务的收入和利润规模还存在较大增长空间。

婚恋市场中,除了友缘股份死磕线上不做线下外,三家巨头中珍爱网实际上也在努力发展线下业务。珍爱网在2005年8月成立,曾取得2016年总营收行业第一。珍爱网早期是靠网络筛选结合电话红娘提供婚配服务。2012年9月,珍爱网在6个月加盟模式的试探结束后,最终确定门店直营相亲服务模式。第一消费金融据珍爱网官网的数据门店导航统计,该公司线下门店共63家

从盈利模式来看,线下业务优势明显,即婚恋公司从每位用户获得的平均收入较高。第一消费金融认真分析过友缘股份的招股书和百合网的年报,发现其线上业务均出现增长乏力,营收能力式微的情况。

比如,友缘股份招股书显示,2015年至2017年,有缘网营收分别为6.11亿、6.31亿和6.07亿——在线婚恋交友产品有缘网收入占友缘股份主营业务收入比重分别为68.18%、52.24%和51.26%,占比较高,但呈现明显的逐年下降趋势。友缘股份近三年净利润分别为5552.89万元、8976.02万元和9630.77万元。

从上面这张图对友缘股份核心产品有缘网、约会吧的介绍可以看出来,有缘网、约会吧的主要功能实际上部分已经由腾讯的微信、QQ提供了。

有缘网营收虽然基本停止增长,但净利润在不断增长,靠的是向线上用户赚取更高的客单价,但是在线上用户增量有限且市场竞争激烈的情况下降价或成趋势,友缘股份的营收增长不具备可持续性。

线上增长乏力,走向线下从单个用户身上获取更高利润,成为珍爱网、百合网的选择。在走向线下的过程中,百合网顺势推出了贷款服务。

拟参股消费金融公司

百合网的金融业务有两大平台:P2P平台佳缘金融、百合金服,运营主体分别属于上海藤蔓互联网金融信息服务有限公司(简称“上海藤蔓”)和百合网全资子公司百合金服信息服务有限公司(简称“百合金服”)。

佳缘金融,主打婚恋分期。该平台是中国互联网金融协会首批会员,但目前已经在中国互联网金融协会官网搜索不到。

佳缘金融官网数据显示,该平台累计交易额为14.2亿元,借贷余额2.2亿元,累计借款人数为29023位,当前借款人数量为4818位。

佳缘金融发布的标的,底层资产来自佳缘金融一对一服务。业内人士曾经向第一消费金融透露,百合网线下VIP会员客单价在3万至10万,会员服务期限为1年;针对百合线下会员提供的分期付费时间为10个月,逾期率不到1%,不良率为0。

相比于佳缘金融的场景分期服务,百合金服的进军贷款就要粗暴很多。

百合金服官网显示,该公司推出了现金贷产品幸福贷和分期贷款产品幸福分期。公开资料显示,百合金服的现金贷借款金额为500元至50000元,借款期限为1个月、3个月两种。

第一消费金融检索百合网的新闻时发现,网上大量关于百合网、世纪佳缘的投诉新闻,比如下图。也许我们轻易将希望托付给百合网、世纪佳缘、珍爱网和有缘网这些“红娘”后,未必能得到满意的结果。

2017年11月24日,百合网子公司上海花千树信息科技有限公司(简称“上海花千树”)和新疆玖富万卡信息技术有限公司(简称“玖富万卡”)各出资50%设立合资公司新疆合缘万卡信息科技有限公司(简称“合缘万卡”),注册资本500万元。百合网称,合缘万卡借助百合网和玖富万卡各自的优势,可为有婚恋婚礼服务的客户提供消费分期服务,进而提高用户粘性,增加收入。截至2017年末,合缘万卡尚未正式开展业务。

除了成立P2P平台佳缘金融,与玖富成立合资公司合缘万卡,百合网还野心勃勃地准备参股消费金融公司。

据百合网2017年年报,根据百合网拟参股的消费金融公司的最新进展情况,预计未来用于参股消费金融公司的投资额为6000万元,比原计划的1.5亿投资减少了9000万元。

结语:我未成名君未嫁

《唐才子传·卷九》记载了罗隐的一个故事:

隐初贫来赴举,过钟陵,见营妓云英有才思。后一纪,下第过之。英曰:“罗秀才尚未脱白”。隐赠诗云:“钟陵醉别十余春,重见云英掌上身。我未成名英未嫁,可能俱是不如人。”(第一消费金融译:罗隐早年以寒士身份参加科举考试,路过钟陵,认识了营地一位有才华的歌妓云英。后来过了十二年,未中举人的罗隐路过钟陵。云英说:“罗秀才还没有脱去白衣步入仕途。”罗隐赠予云英诗歌一首:“钟陵醉饮一别至今有十多年了,再次相遇体态轻盈窈窕的云英。我没有出名你也没嫁人,大概我们两个都不如别人。”)

清代洪亮吉评价此诗时称,“'我未成名君未嫁',同伤沦落也”。罗隐是屡考不中的穷秀才,面对韶华渐逝而无人来娶的云英的提问,坦然地作诗回答——我们都混得不好,言之意又何必笑我呢?

第一消费金融在认真分析了友缘股份的招股书和百合网的年报后发现,婚恋市场愿意付费的用户画像和市场上头部贷款平台的用户画像极为相似,比如广东、江苏、浙江是用户重镇,其实会借现金贷,会将寻找恋爱、婚姻的对象的希望交付于陌生的婚恋平台,何尝不是罗隐、云英之类不如意者!

目前三大婚恋巨头百合网已然操刀杀入贷款市场,而珍爱网、友缘股份却无此方面迹象。珍爱网、友缘股份即便自己不亲自来做,鉴于两大平台用户与贷款平台用户可能存在的高度重叠,或可以导流。

只是,三大婚恋巨头需要对用户负责的是,是否真正提供了有价值的服务,是否为他人在寻找恋爱、婚姻对象上勤勉尽责。如果恋爱、婚姻对象没找着,倒背上了一大笔债,甚至像苏享茂遇到世纪佳缘注册会员翟欣欣那样搭上了生命,赚这种带着血泪的钱不知道三大平台是否心安?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秋风口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qiufengkou.com/81613/

作者: 秋风口

暴疯资讯站(www.qiufengkou.com)关注互联网最前沿的资讯,为互联网草根提供创业项目、创业经验、网络行业资讯、洞悉最前沿的资讯。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